世界各地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发展现状 (上)

关键要点:

  • 巴哈马中央银行(CBOB)发行了一种可用于国内批发和零售交易的数字货币,创下历史记录
  • 中国成功向深圳首个测试地点空投了价值150万美元的数字人民币(DCEF),标志着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

当越来越多的国家致力于减少对印刷现金的依赖,并寄望建立更灵活的支付系统时,各国之间推出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竞争显然有了赢家。尽管中国相对于竞争对手优势颇为明显,但这个竞争中无可争议的领头羊却被巴哈马–一个坐落在加勒比海上,由700余个岛屿组成的岛国超越了。

一经推出,巴哈马央行跃升为全球首家在全国范围内推出数字货币的中央银行。被称为“沙元”的数字版巴哈马元经过多年研发,厚积薄发,抢占先机拔得头筹。 “沙元项目”旨在升级巴哈马国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以兼容数字巴哈马元,并缩短各岛屿之间的物理距离。此前支付系统现代化计划(PMSI)包括2004年建立实时全额支付系统(RTGS),2010年建立巴哈马自动清算所(BACH)。这两项举措均发挥重要作用,提高了国内电子支付效率,为“沙元”的推出打下了坚实基础。下图显示了“沙元”生态系统以及相关股东。

“沙元项目”旨在进一步加快电子交易,减少对实物现金的依赖。该项目最初在埃克苏马(Exuma)地区进行,利用该岛较高的手机普及率和对数字服务的普遍开明态度迅速开展测试。首个试点成功后, “沙元项目”很快就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并在数字资产发展史上留下了其独特的印记。在全岛推广应用后,“沙元”正寻求扩大其范围以将更多国家纳入其中,并与其他全球货币实现自由兑换。

值得一提的是,某类沙钱(与“沙元”同名,是海胆的一种)也被称为“海饼干”。海饼干也恰巧是一匹纯种赛马的名字。它在1938年11月1日一举击败1937年三冠王——匹为战将的赛马。海饼干的比赛生涯给许多处于大萧条时期的美国人带来希望和鼓励。人们不禁要问,当巴哈马人在遭受多里安飓风等多重自然灾害的影响、并身处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萧条中,数字“海饼干”能否成为他们希望的象征。

自CBDC诞生以来,人们提及CBDC的采用,总是会不可避免地提及其载体——区块链技术。然而,随着许多央行在CBDC开发或测试阶段初见成效,这种论调似乎正在减弱。CBDC开发联盟中的主要参与者正逐渐从应用新生技术转向更实际的东西。如果说“沙元”的成功推出不具普适性,那么也许可以从中国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DCEP)相关报道对区块链技术叙述的规避中窥见一斑——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将区块链技术纳入其新的科技基础设施。

中国的DCEP在过去几周内取得了里程碑式的进展,其以150万美元的空投形式,赠送给深圳的5万名居民。深圳是这种国家支持的数字货币的第一个测试地点。200元数字人民币以数字“红包”的形式发放到DCEP手机应用钱包。只要快速扫描,就可以在深圳市中心的大多数零售店进行支付并接受付款,购买名牌手袋、小贩食品等各种商品和服务。

为了解开新举措的神秘面纱,官方媒体新华社澄清了关于DCEP的常见误区,声称它不等同于区块链或加密货币。这一说法与中国央行广泛采用区块链技术建立新支付系统的流行说法相悖。新华社强调, 这项在实现数字人民币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的新兴技术并不适用于零售业的使用案例。

许多参与者向新华社反馈的信息强调,DCEP钱包的用户体验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用户体验并非完全不同,略有改进的是省去了与自己现有银行账户进行关联的麻烦。新华网还澄清,DCEP的开发并不是为了取代现有的移动支付系统,而是作为一种补充服务,以更好地满足全球最大的在线支付市场的需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DCEP可以理解为一个小规模的数字刺激方案,其目的是加强其作为中国唯一的官方数字货币的合法性,该货币极有可能在全球支付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人们对数字人民币的扩散日益担心,因为数字人民币在现有的全球金融结构之外运作,甚至未来有可能挑战美元的霸权地位。

与此同时,包括加拿大、英国、日本在内的几家中央银行与国际清算银行组成了一个联合工作小组,以达成共识,避免电子主权货币的转移障碍。不过,中国央行并未参与这一合作。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将大部分基本服务推向网络,许多其他国家对于国家支持的数字货币的概念也有所关注。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探讨世界各地数字货币的发展情况。